蒙牛“满怀信心”收购现代牧业被拒 “绝路”下如何逢生

蒙牛可以直接向现代牧业的股东发起恶意收购

“目前要约被现代牧业董事会拒绝并不是‘绝路’,一方面,蒙牛可以提高收购价格,同时加大对现代牧业董事会及重要股东的影响,以换取现代牧业董事会接受要约;另一方面,蒙牛可以直接向现代牧业的股东发起恶意收购。”沈萌说,现代牧业管理层唯一可以拒绝的理由是收购报价和前景不利于股东的利益最大化。

2月6日,现代牧业发布盈利警告,截至2016年12月底,年度净亏损不少于6亿元,而其2015年度净利为3.21亿元。

对于蒙牛来说,上游奶源始终是它的短板和心病,与伊利市值的差距越来越大的主要原因之一也在于此。虽然蒙牛已是现代牧业的第一大股东,但控制力有限,因此收购现代牧业是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的关键。

现代牧业是否会继续维持上市地位,备受资本市场关注。

“可能失去管理上市公司的独立平台,这或许也是管理层抵触收购的重要原因。”沈萌称,但这种抵触是站在管理层自私的立场上,并非是股东利益的最大化。

现代牧业表示,2016年亏损主要原因是受进口大包粉和复原乳的冲击,公司于上半年以市价出售全部库存奶粉而导致亏损;此外,期内加大了市场和销售费用投放力度,以及因原料奶售价下跌及控制奶牛数量而带来的公平值变动亏损增加。

现代牧业由蒙牛创业元老邓九强创建,创建初衷主要是为蒙牛供应原奶。2008年现代牧业与蒙牛乳业签订了10年战略合作协议,协议规定,其间现代牧业所产70%以上的原料奶须供给蒙牛乳业。

吾谷导读:2月14日晚间,蒙牛乳业联合现代牧业公告称,瑞士银行及星展亚洲融资有限公司代表蒙牛乳业,提出有条件、强制性现金要约收购现代牧业全部已发行股份,以及注销现代牧业所有尚未行使购股权的综合文件。目前要约被现代牧业董事会拒绝并不是‘绝路’,一方面,蒙牛可以提高收购价格,同时加大对现代牧业董事会及重要股东的影响,以换取现代牧业董事会接受要约;另一方面,蒙牛可以直接向现代牧业的股东发起恶意收购。

原标题:现代牧业管理层“横眉冷对”蒙牛要约收购

朱丹蓬表示,面对困境,现代牧业尝试从原奶供应商向产品品牌商转变,这样一则有利于消化原奶产出,二是可回笼资金,但现代牧业作为后来者,还是没法跟伊利、蒙牛竞争。

但蒙牛乳业总裁卢敏放已经明确表示,继续维持现代牧业上市地位。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蒙牛乳业提出要约收购,中小股东未必会接受,如果最终要约完成,现代牧业就会退市。

此前2月7日,蒙牛乳业以18.73亿港元增持现代牧业16.7%股权的交易已完成。至此,蒙牛乳业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增至37.7%。

要约收购被拒

对此,行业人士认为,现代牧业的业绩下降跟原料奶售价下降有关。2016年上半年,原料奶售价下降的影响从中小养殖户扩大到国内大型原奶企业,包括西部牧业、原生态牧业等国内主要原奶上市公司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在朱丹蓬看来,蒙牛乳业看准时机一举增持现代牧业,也是其进一步掌控上游优质奶源的重要战略。

可以说,蒙牛和现代关系“非常紧密”,蒙牛进一步收购现代牧业股权,增强控制权便不难理解,所以在2月7日增持16.7%的股权之后,试图再次增持现代牧业股权。

蒙牛乳业公共事务部回应称:“蒙牛通过控股现代牧业可以获得稳固奶源,已达到预期目的。”

据了解,高丽娜、JinmuHoldingsCompany(下称“Jinmu”,其控股股东及唯一董事为高丽娜)、左卫林、杨景超、郭汉卿、孙永平和刘雁斌等管理层持有现代牧业约5.65亿股,占其总股份的9.21%。

“现代牧业管理层拒绝出售股份,原因可能有三个:一是看好现代牧业发展前景;二是蒙牛本身调整也并未稳定下来,卢敏放接任蒙牛总裁不过数月;三是不排除伊利对现代牧业也有期待,现代牧业管理层待价而沽。”食品行业分析人士朱丹蓬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基于这些原因,现代牧业管理层拒绝要约收购,也就不难理解了。

蒙牛此次准备要约收购其他约62.3%的股份,但让人意外的是,现代牧业管理层拒绝要约收购,高丽娜等管理层仍保留9.21%的股份。

对此,现代牧业一位高管向记者表示,公司正在着力开拓下游业务,重新梳理渠道构架,未来不会再只依靠上游奶牛养殖的成绩。

此前,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代牧业首次亏损的根本原因是,蒙牛乳业未按合同完成原奶量收购。2016年现代牧业在准备盈利警告报告时,便在内部提出亏损因素是蒙牛乳业未按约定完成收奶量,少收了600吨至700吨原奶。

当蒙牛“满怀信心”地打算要约收购现代牧业时,却遭到了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及其他高管的拒绝。

对于要约收购,现代牧业公关部表示:“管理层拒绝要约收购是基于对企业未来的看好,与蒙牛有共识,并购后公司继续保持上市地位。不过被蒙牛收购后,会为现代牧业带来稳定的产品输出渠道,对提振业绩有正向影响。”

对此,沈萌认为,现代牧业不会继续维持上市资格。他进一步表示,蒙牛自己也是香港上市公司,此次既然打算全额要约,那么就不需要现代牧业的融资平台。而目前来看非乳业全产业链的上市公司表现都不佳,因此将现代牧业的上游资产与蒙牛的中下游资产合为一体的可能性很大。

2月14日晚间,蒙牛乳业联合现代牧业公告称,瑞士银行及星展亚洲融资有限公司代表蒙牛乳业,提出有条件、强制性现金要约收购现代牧业全部已发行股份(蒙牛乳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士已拥有或同意收购的股份除外),以及注销现代牧业所有尚未行使购股权的综合文件。

现代牧业或退市

“蒙牛因为累计占股超过30%(37.7%)了,已经触发了要约收购机制。”一位接近蒙牛的乳制品行业资深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蒙牛的强制要约不是针对其他股东的,是针对收购方的,“其他股东有不卖的自由,总收购的股权超过90%,被收购公司就得退市,成为私有化公司”。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分析,对于蒙牛来说,上游奶源始终是它的短板和心病,与伊利市值的差距越来越大的主要原因之一也在于此。他认为,虽然蒙牛已是现代牧业的第一大股东,但控制力有限,因此收购现代牧业是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的关键。

那么,蒙牛为何要启动要约收购?

现代牧业的期待

现代牧业是中国最大的牧业公司(以饲养规模计)及原奶生产商之一,从2006年开始就为蒙牛供应原奶。由于国内原奶价格自2014年以来一路走低,现代牧业2016年上半年亏损达到5.66亿元。

对于蒙牛来说,上游奶源始终是它的短板和心病,与伊利市值的差距越来越大的主要原因之一也在于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