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桑奇:CIA文件我只公布了1%,全球已陷入网络谍战

外界得以获知中情局使用的黑客软件

阿桑奇对德国之声表示,维基解密已经将情况告知了受到中情局软件威胁的企业。他说,欧洲企业很快就对此作出了反应,相比之下,美国的科技企业却有点无动于衷;谷歌、微软、苹果等企业,都表示要让公司法务部门仔细斟酌维基解密提供的帮助。阿桑奇强调,美国企业中唯一的例外,是火狐浏览器的开发者Mozilla基金会。

根据此次披露的资料,中情局向黑客购买了大量所谓的”零日漏洞”,即尚未公开的安全漏洞。通过这些漏洞,中情局开发了众多网络攻击武器。手机、电脑、甚至智能电视机,都能被改造成遥控窃听监视设备。

维基解密自称,这次披露的资料来自于一个不与国际互联网连接的中情局专用网络。阿桑奇指出,网络武器本质上就是代码,所以扩散风险特别高;要是这些武器的拥有者,无法确保代码的加密存储,风险还要更大。而中情局现在就面临这样的情况。

阿桑奇:CIA文件我只公布了1%,全球已陷入网络谍战。窃听者可以远程开启这些设备的摄像头、麦克风,还能直接读取截屏–这甚至可以绕过WhatsApp等软件的加密传输功能,因为在信息还未来得及加密之前,就已经被截屏。

图片 1

在本周举行的CeBIT汉诺威电子展上,芬兰网络安全专家海玻宁也警告说,全世界现在面临着一场新的网络军备竞赛,领头羊就是美国。”美国在网络攻击能力上面的投入,超过任何其他国家。”

海玻宁认为,以色列、俄罗斯、中国分列网络攻击能力的第二、第三、第四位。他还一语道破了网络谍战特别为一些国家所青睐的原因:高效、廉价,而且特别易于否认。

现在,不仅仅是那些偏执人群会纠结上述风险。就连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也在自己电脑的摄像头以及麦克风上贴上了胶带。

全美国共有不下16个情报机构,根据2017年的预算案,这些机构将消耗700多亿美元的税款。虽然外界无法获知这700亿美元的具体分配,但是,中情局前员工斯诺登2013年披露的信息曾经显示,中情局获得了其中的很大一部分。

阿桑奇还对德国之声说,维基解密在今后几个月内,还将继续公布中情局的资料。”我们现在才刚刚公布了1%,还剩99%。”

在将近9000份文件中,外界得以获知中情局使用的黑客软件。其中一些是由美国驻法兰克福领事馆的中情局黑客团队开发的,中情局也在欧洲境内使用这些软件。

阿桑奇批评道,电子监控、网络谍报本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专长,而现在中情局却在自己机构内部,又搞了一套类似职能的班子,”所以中情局就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客间谍机构,弄出了一大堆网络谍战武器,然后还失去了对这些武器的控制。”

阿桑奇认为,谷歌、微软等大型美国企业同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也为美国情报部门工作,因此许多员工、尤其是在网络安全部门工作的企业员工,也有一定的安全涉密级别。但是,根据规定,拥有涉密级别的人,就不能接受泄密信息。”阿桑奇由此认为,这些美国企业同政府过往甚密,因此无法保护用户免受情报机构的侵袭。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阿桑奇表示,德国政府一直未对此消息作出强烈回应,让他很吃惊。只有德国联邦总检察院发布了一份声明,称将调查是否存在触犯德国法律的情形。阿桑奇认为,这”很不幸地显示出德国政府在同美国打交道时的软弱”。

然而,偏偏是这样一个高大上的情报机关,却难以守住自己的机密。今年3月7日,维基解密网站开始公开一大批中情局文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